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 A+
所属分类:传统绘画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沈莘

2016年青年艺术家沈莘举办了国内首个个展,短短几年过去沈莘已成为各影像展中常被提及的青年艺术家之一。仅2018年沈莘共有5个展览,其中新作《温暖期》分别在国内外首次亮相。这一年,沈莘也创作了《精神流通》,并于今年4月在上海没顶画廊首次展出。而近期,根据《温暖期》里鬼魅的角度,她正在深入探索如何创作没有语言和身份的角色。

个展

“居住的方式”,K11 美术馆,上海,2018 年

“切片装置”,中国当代艺术中心,曼切斯特,2018 年

群展

“新冶金者”,尤莉娅·施托舍克收藏,德国杜塞尔多夫,2018 年

“破坏之歌:新美术馆三年展”,新美术馆,美国纽约,2018 年

“8102:与现实有关”,OCAT上海馆,中国,2018年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没顶画廊“使饱和”个展现场

对于沈莘而言,每一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她作品通常以影像和表演性事件呈现,着重探索技术、评判、权力与道德的重塑,并运用虚拟的现实和人物、公共提案、交流界面(如表意符号)、个人出版、线上数据库、旅游景点以及活动组织等展开实践。

创作作品前,她会花费长时间去阅读和研究,例如许多西方理论书、关注国内思想界、知识界的变化,在创作中将艺术体制、政治、宗教、身份、性别等问题交叉在一起,因此在她作品中会发现很多反应当下问题的深入思考。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沈莘《巨人的肩膀》实时生成动画静帧,2015年

2018年沈莘最难过的是父亲的离世,大学之前她并没有与国画家父亲一样执起画笔,甚至觉得艺术家成天画画是件很无聊的事情。但沈莘留学新加坡,立志做一名同声翻译的她冥冥之中还是走上了艺术之路。为了覆盖画面的单调,她5年画了400多张绘画,其中一张还被新加坡国立博物馆前馆长收藏。大学毕业后,沈莘以绘画专业的优异成绩被伦敦大学学院斯莱德美术学院录取研究生,开学后3个星期,因为“绘画已经无法成为帮助我理解周围环境的媒介了”,她选择转向媒体专业。直至2015年,沈莘以《巨人的肩膀》走进大家视野中,并进而入选为最具潜质的20位中国青年艺术家。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居住的方法”展览现场图

在2018年的个展中,上海K11美术馆举办的“居住的方法”,以《温暖期》、《雪国》和《夜莺的挑衅》三组录像及录像装置,提出虚构栖居空间的尝试,其中《温暖期》首次在国内展出。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温暖期》 2018,单频录像,34’

《温暖期》是沈莘在荷兰皇家艺术学院的驻留期间完成,由米德尔斯堡现代艺术研究所和索尔福德大学艺术收藏共同委托创作,并将进入两家机构的联合收藏。影片中呈现了泰国普吉岛(Phuket) 南边大长岛(Ko Yao Yai)的图像,并在图像中嵌入了一个幽灵似的视角。这部作品展开了记录全球暖化对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影响的不平等,以及不同种族在旅游文化经济中的体验差异。

沈莘在作品中探索这样一个从依靠农业到依赖旅游业的岛屿,所面临的经济和文化挑战。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雪国》,2013, 单频录像,18'

 沈莘作品中很多台词跟理论文本有关,她对文本不是简单的转化或再现,而是让文本本身就构成一种思考。例如影片《雪国》与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小说同名,取以挪威和瑞典的雪景隐喻原作场景,建构错位的叙事空间。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夜莺的挑衅 #1》,2017, 单频录像,23’

另外《夜莺的挑衅》中,四个屏幕分别呈现一对情侣之间的对话、分享基因测试结果的动画人物、两位舞者的表演和在剧场播放着的视频素材,把虚构的演绎搭建在杜撰的剧本之上。

现场这三件这些作品被有意识地编排,看似有条不紊的结构,潜藏着随时被推翻重述的契机,影像空间同时也因此被赋予了新生的功能。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沈莘入围第十三届“AAC艺术中国年度青年艺术家提名奖”

第十三届“AAC艺术中国”评委会由当代著名学者、作家、策展人侯瀚如(Hou Hanru)担任评选委员会轮值主席,评委包括:芭芭拉·波洛克(Barbara Pollack)、董冰峰(Dong Bingfeng)、刘小东(Liu Xiaodong)、片冈真实(Mami Kataoka)、菲利普·皮洛特(Philippe Pirotte)、郑胜天(Zheng Shengtian)。

年度青年艺术家奖:35 岁以下青年华人艺术家,对未来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有引导作用,综合评价其作品在本年度艺术探索及实验性方面有前瞻性突破。

5月27日,第十三届AAC艺术中国将在北京故宫颁发“年度艺术家”、“年度青年艺术家”、“年度策展人”、“年度艺术出版物”四大奖项的提名奖及揭晓最终大奖,开启中国当代艺术的荣耀之夜。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居住的方法”展览现场图

书画艺术网对话沈莘

书画艺术网:没顶画廊3月启幕的展览“使饱和”,可能是对2018年创作历程的回顾。能介绍下《温暖期》和《精神流通》两件作品的创作背景故事?

沈莘:其实作品的准备和前期的阅读研究时间段都很长,所以两个作品都不是2018年开始,也都在今年继续被编辑和修改过。《温暖期》来自于对旅游业中的种族经验,以及全球变暖起因和影响的不平等的观察,在其中用虚构的叙事,以感官作为切入口,所创作的。《精神流通》是对比较哲学所能激发的新的角度,矛盾点和生产力的思考。

书画艺术网:您的影像中语言或者文本占据什么样的位置?您的文本通常是如何产生的?

沈莘:将语言作为综合体来看待是我的倾向,所以对语言和文本的应用建立在对于它们的生产、使用、历史和当下意义的理解,它们的产生也同样。

书画艺术网:《巨人的肩膀》让大家知晓您,而《精神流通》中也有使用动画,您的作品如何看待动画这一表现方式?

沈莘:动画作为想法和动态的投射,它的局限性是我感兴趣的地方,和这些局限作为一个新的表面、新的现象,能够反之对想法和动态的来源带来怎样的影响。也有对于语言的兴趣在其中,即人将识别形象和动作的语言编辑入软件和机器中。

【AAC专稿】沈莘:每个作品都是一次新的尝试

“使饱和”个展现场

书画艺术网:您作品呈现方式一般是影像装置,您怎么看待展出作品和周围环境之间的联系?

沈莘:目前为止,影像装置的考虑主要包括了观众的身体的参与和时间与空间的分割。

书画艺术网:新的影像技术对于您作品来说,是如何表达和融入作品中的?

沈莘:对于感兴趣的语言和技术会,去思考它的来源和当下的应用。

书画艺术网:您提到过作品并不能带来收入,所以申请一些艺术项目或驻地计划。现在陆续开始有赞助影像的基金会,您认为,这能给影像艺术家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沈莘:如果能形成健康持续的生态对于创作者而言是非常好的事。

书画艺术网:近期您的创作对什么感兴趣?有哪些正在进行的新作吗?

沈莘:近期正在筹划一个新的影像制作和新的表演,继续深入探索如何创作没有语言和身份的角色,来自于《温暖期》里的鬼魅角度。

书画艺术网:您是怎么安排计划自己的2019年下半年?

沈莘:下半年将投入对于新的影像装置的编辑和制作,阅读对于2020年研究的资料。

书画艺术网:今年您入选了AAC的青年艺术家提名,您认为评选奖项对于年轻艺术家有哪些价值和影像?

沈莘:是让大家识别作品和实践方式多样化的一种方式,也会进让作品入大家视线中带来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