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高”展览: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文物精品汇聚国博

  • A+
所属分类:中国元素 传统绘画

原标题:听十三国文物讲丝路故事

 

“三高”展览: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文物精品汇聚国博

 

凡是有点前史知识的我国人,大约都会对“丝绸之路”四个字怀着特别的爱情。谁不想沿着它走一走,一睹沿线的异域风情呢?但真要付诸实践的话,需要的金钱和时间本钱又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那么,现在时机来啦!自4月11日至7月14日,“殊方同享——丝绸之路国家博物馆文物精品展”在我国国家博物馆举办。十三个国家级博物馆共襄盛举,在国博展出234件精巧文物。高标准、高标准、高质量。这种“三高”展览,不说“绝后”,至少也是“空前”。

曾经说到丝绸之路,一般想到的会是黄沙漫漫、驼铃声声。但实际上,除了陆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在古代的经贸来往、崇奉传播和文明科学的交流中,也起到了无可代替的效果。此次展览分为“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两个板块,依照地理方位,将丝路沿线各国乃至全球文明纳入到人类文明交融互鉴的视野中来,旨在通过全面展示两条丝路文明交汇碰撞的雄壮画面,揭示出“建构人类命运一起体”是世界未来开展的大势所趋。

策马扬鞭

驼铃叮咚——陆上丝路

一进展厅,一件黄釉骆驼俑就提示观众,开始进入陆上丝绸之路了。骆驼被称作“沙漠之舟”,在丝绸之路交易茂盛的唐代,成为域外文明的标志。在唐墓中,随处可见三彩骆驼俑,或者三彩骆驼胡人俑。

这件骆驼俑,出自陕西西安独孤思敬墓。独孤氏出自北朝时期鲜卑族屠各部落,后来成为北魏、周、隋的大姓巨族,其影响力一直延续到唐代早期。因此,这件骆驼俑不只自身标志着丝绸之路,并且出自鲜卑族裔之墓,完美地诠释了丝路文明是多元文明会聚的产物。

与骆驼俑的“庞大”比起来,展柜一隅的这块封泥就显得太微小了。但是千万不可小觑它,它是在张骞墓中发现的“博望侯”封泥。史书记载,张骞因通西域而被封为“博望侯”。这枚看似不起眼的小泥块,背面是一位巨人波澜雄壮的人生。

除了我国,“陆路”板块还有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波兰、拉脱维亚8个国家的文物。

众所周知,茶叶是西方人最沉迷的我国饮料,甚至为它制作了精巧绝伦的器具。在18世纪的俄罗斯,茶叶非常宝贵,只有皇室成员、贵族和富有的商人才干消费得起。在家喝茶被以为是地位和财富的标志。很长一段时间里,茶叶从我国北部出口,用车运送,经西伯利亚历时16个月才干抵达。为了确保这些宝贵货品的安全,茶叶用牛皮包装,而那些宝贵的红茶则被精心肠包裹在纸张和锡箔纸里,以避免进水,然后被放入精巧的竹盒里,并捆扎结实。俄罗斯展厅里有一只带有丹尼斯·契切林盾徽的箱子,用银、铜、铁等原料做成,便是其时装茶叶用的。一只箱子大约可装32.6公斤的茶叶。

跟着茶叶进入俄罗斯,一些重要的饮茶风俗也随之出现。请看这两只俄罗斯的茶壶,与我国传统概念中的茶壶比较,真实可谓“巨大”,并且姿态也不同。注意到了吗?它们的下端都有一个笼头,与咱们常见的饮水机类似。俄罗斯人便是在这种特别的茶壶中用开水冲泡茶叶。

最有意思的是拉脱维亚展厅中的一只唐代单把杯。它是迄今为止在拉脱维亚境内出土的唯一一件我国文物。专家推测,它可能是沿着丝绸之路来到中亚,从那里抵达保加利亚的伏尔加,再经斯堪的纳维亚商人易手抵达波罗的海沿岸。它辗转的故事自身就说明了丝绸之路的巨大前史。

扬帆起航

碧水帆影——海上丝路

“海丝”板块包括阿曼、柬埔寨、日本、韩国、我国5个国家的文物,同样是精品频现。

阿曼和我国之间的关系能够追溯到唐朝。我国的瓷器在阿曼古代被视为宝贵而稀有的物品。这类“奢侈品”出自南宋、元、明、清历代闻名工匠之手,如今已成为阿曼文明遗产的组成部分。它们出现在婚礼和其他重要节庆场合,并用于装修家居、城堡、要塞以及清真寺。

拜访过阿曼的最为闻名的我国人是郑和。1413—1415年,在郑和第四次下西洋时,我国舰队曾停泊在阿曼的马斯喀特和佐法尔(埃尔-巴利德),后来在1421—1431年间他又到访过佐法尔。

阿曼展厅里有一件“马达班式”梨形罐,呈深棕色,体形有些“笨拙”,工艺看起来也较为粗糙,与其他展出的我国瓷器比较,真实是其貌不扬。它确实不行精巧,由于它原本就仅仅装酱料的!它是我国光绪皇帝送给阿曼苏丹的。这份礼物原本由几个装有精巧我国食物酱料的马达班式罐组成,但是当地从未运用过。从那时起,这些罐子就被放在皇宫作为装修,并被贵族儿童用来玩耍和躲藏。阿曼贵族对我国瓷器近乎疯狂的喜好可见一斑。后来,他们还仿制这种罐的姿态,出产了本国的釉陶罐,也一并展出。

古代柬埔寨是一个凭借海上丝绸之路兴起的东南亚国家,作为交易伙伴,它与我国的交易来往非常频繁,我国的文明也随之逐步传入柬埔寨。最常见的,便是我国人的日子方法渗入了柬埔寨人的日常。

柬埔寨国家博物馆带来的文物中,有一面镜身呈鱼尾形的青铜圆镜。柬埔寨专家以为,本国运用镜子是由于遭到我国或西藏地区的影响。这面青铜镜是吴哥时期上层贵族的日用之物。我国元朝使节周达观在13世纪90年代曾拜访柬埔寨,他在《真腊风土记》中,就描述了其时柬埔寨王宫中运用镜子的情形。

展览中有一组唐代沉船“黑石号”上打捞出来的瓷器。“黑石号”是一艘沉没在印尼海域的唐代阿拉伯交易商船,1999—2001年打捞出水。船上装载着经由东南亚运往西亚、北非的我国货品,有陶瓷、金银器、铜镜、玻璃、香料等各类产品多达6.7万件。陶瓷占了绝大部分,约6万余件,其间长沙窑的彩瓷5.6万余件,还有越窑的青瓷、邢窑的白瓷等其他窑的产品。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展出的这些“黑石号”长沙窑的瓷器上,既有我国传统的莲纹、柿蒂纹元素,也有阿拉伯文图画和阿拉伯地区常见的椰枣纹、水草云纹等图画,是唐朝和阿拉伯帝国两大帝国间的文明交流与交融的见证。

各美其美

美美与共——文明互鉴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一起的文明,而人类文明也正是由于多样性才奇光异彩。

这次大展会集展示了各国极具本乡特征的文物,有些甚至是难得一见的。比方塔吉克斯坦的一件鞋形石器,上面刻有粟特语铭文,其间祆教战神韦雷斯拉格纳之子的姓名出现了3次。粟特人曾被玄奘在《大唐西域记》里记录过,但他们身上仍有许多未解之谜。这种“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民族在人类文明史上不在少数。

当然,没有哪种文明能彻底阻隔其他文明而存在,咱们看到的文物更多的是遭到其他文明影响,一起也影响其他文明。例如我国的释教是印度传来的,但其经过本乡化后传到日韩,又在他国“开花结果”。在我国唐朝的时候,释教融入了朝鲜半岛人的日子,因此释教葬礼方法火葬也非常盛行。韩国的国立中央博物馆带来的展品里,有一只唐三彩三足骨灰罐。唐三彩是我国唐朝盛行的低温釉陶器,其时的新罗贵族给这只唐三彩罐配上银制壶盖,赋予了它一种全新的用途——骨灰盒。

明清时期,我国产品很多进入西方,备受推崇,欧洲劲吹“我国风”,并深刻影响了欧洲等地区的陶瓷业开展进程,出现了既洋溢着我国风格又散发着异国情调的产品。德国闻名的瓷器品牌“迈森”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18世纪初,因成功烧制出欧洲第一件瓷器而诞生的迈森瓷器厂,为投合其时的国王奥古斯都对东方瓷器的痴迷,开始的产品以仿照清康雍乾时期的瓷器为主。拉脱维亚展厅里的一套青花茶具,便是迈森出产的,具有明显的仿照痕迹。

丝绸之路长逾万里,在文明的碰撞中也出现了一些如今看来很有趣的文物。波兰展厅有一件我国风格的伊朗瓷盘,是其时波斯艺术家企图在本乡青花瓷器上仿照远东图画的作品。乍看,二者挺像,但质量却是远未“达标”。

不仅仅外国怀着异域幻想,我国亦然。展厅的结尾处有一幅《榜葛剌进麒麟图》,描绘了榜葛刺国王在明朝时两次派使臣来我国进贡麒麟的情形。但是,今天的人来看这幅画——什么麒麟,这分明是长颈鹿!在古代我国,人们把龙、凤凰、麒麟等视为祥瑞动物,但它们在实际日子中并不存在,后来有人把热带的长颈鹿也称为麒麟。榜葛刺国王分别于永乐十二年(公元1414年)、正统三年(公元1438年)两次派使臣来我国进贡麒麟,其时闻名书画家沈度将这一盛况以画的方法记录了下来。

丝绸之路沿线13个国家的234件文物精品会聚我国国家博物馆,用自己无可代替的前史价值,一起叙述着一个无与伦比的丝路故事。

转载旨在分享,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