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谜之镜:唐代海兽葡萄纹铜镜

  • A+
所属分类:青铜器

格林童话中魔镜的故事路人皆知:白雪公主爱美而善妒的后母每天都要询问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最初每当她得到“是王后你”的回答时便心满意足。现实生活里自然不会出现这样会说话、能判断的魔镜,但是在中国悠久的制镜史上,也确实有过一种至今存在很多未解之谜而被众多专家学者称为“多谜之镜”的铜镜,它就是唐代海兽葡萄纹镜。在近年的铜镜拍卖市场上,唐代海兽葡萄纹镜也屡创佳绩,显示了其非凡魔力。

唐 六瑞兽海兽葡萄镜

人们喜爱铜镜,不但因它光面能照影,而背面的构思主题更具有艺术的感染力。古代铜镜上有的纹饰的寓意与配置,至今仍有许多解不开的谜,如战国山字纹镜,汉代的规矩纹镜,唐代的海兽葡萄镜等。海兽葡萄镜还被中外的学者称之为“多谜之镜”。

北京故宫博物院内收藏有一块“海马葡萄镜”。其直径为12.1厘米,厚0.9厘米,重580克。铜镜呈圆形,沿较高,背面中为异兽钮。钮的周围分内外两轮区,其间有一周凸棱相隔,四周饰有姿态相同、侧伏于地的四海马,海马周围是枝条交错缠连的葡萄纹,枝叶上有雀鸟飞落,百态千姿。纹饰全部为浮雕式,此镜古朴典雅,图案奇特逼真,制作精良。

唐代海兽葡萄镜

 

唐代马的艺术形象十分丰富,铜镜上的海马形象“似马非马”,有关专家认为这是受了汉代“天马”神话传说的影响。

这类铜镜在宋代的《博古图录》上称“海马葡萄镜”。但在清代的《西清古鉴》上则称之为“海兽葡萄镜”。另外还有的称为禽兽葡萄镜、天马葡萄镜、瑞兽葡萄镜等名。但“海马”、“海兽”名称的使用还是较为普遍。

“海马”、“海兽”的称呼,最初的命名者未加解释,究竟为何种动物,至今也没有一致的说法。早年德国有位学者认为“海马”是古代伊朗与祭祀有关的一种植物Haoma,后转化变为“海马”。还有人认为“海马”是海外的马。古传中国青海有日行千里的“青海骢”,有的学者认为“海马”便是这种“青海之马”的简称。显然,这些是人们的推测。清代人注意到了铜镜上的兽“似马非马”,故称之为“海兽”。

双龙葡萄镜

关于兽与葡萄的组合,应该起源于古希腊的酒神崇拜,在早期的酒神崇拜中,葡萄纹作为伴随纹出现在艺术作品中,后来不断发展,逐渐形成规则的图案,而且在葡萄间穿插禽鸟、动物和人类,这种组合仍然含有很大的表意功能,人们想表现的是大自然的和谐优美,同时也使画面显得活泼生动,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这一图案的装饰审美作用日益为人们所重视,逐渐脱离了酒神的范畴,成为一种装饰图案。这种纹样传到中国后,与中国传统的瑞兽纹相组合,被装饰于铜镜上,形成一种在众人看来非常奇怪的组合。而二者的组合只在唐代出现在铜镜上。

其实,从汉代张骞通西域后,我国就开始了葡萄的种植。在当时的丝织品上也有了葡萄的纹饰。唐代的繁荣发展,在铜镜上饰葡萄纹饰也就不足为奇。

唐海兽葡萄纹镜

 

此外,瑞兽纹饰在中国也早有传说。六朝、隋、唐初的铜镜上极为盛行。但由于唐代对外交流广泛,中西文化的交流和影响,古代的艺术家、工匠们很容易在制镜时将传统的中西艺术风格巧妙的结合起来,又形成了具有自己民族风格的纹样。这一点也是希腊、罗马、波斯等艺术风格和我国瑞兽葡萄镜的作风有区别的原因所在。

铜镜的使用方法与现代的玻璃镜相同,既可做架放于桌案上,也可以钮内系绳于壁上。中国唐代铜镜常被作为礼品赠送。因此,镜背面多为“吉祥”的图案。葡萄蔓延的枝条和丰硕的果实,象征着“富贵长青”,深受人们的喜爱。所以,葡萄纹镜在唐代的铜镜中不论质量与数量都居首位。

中国古代铜镜的历史长达4000多年,不同学者对其阶段区分也有所迥异,有的将其分为三大时期,其一为铸造盛世(战国、两汉、隋唐时期),其二为世俗化时期(宋、元、 明时期),其三为衰落期(清代铜镜逐步为玻璃镜所代替)。也有学者将其划分为更为细致的5个时期:早期(以齐家文化、商周铜镜为代表)、流行期(以春秋战国铜镜为代表)、鼎盛期(以汉代铜镜为代表)、中衰期(以三国、晋、魏、 南北朝铜镜为代表)、繁荣期(以隋唐铜镜为代表)、衰落期(以五代、十国、宋、金、元铜镜为代表)。 唐代是我国铜镜发展史上最为辉煌的时期,也是一个创新的时代。

海兽葡萄镜主要流行在唐高宗、武则天时期。其形制主要为圆形,少量呈方形、菱花形。镜背纹饰系高浮雕,主题图案以葡萄和海兽组成,从当前出土及在拍卖上出现的“海兽葡萄镜”来看,其主纹饰的布局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内区为数只海兽相互追逐嬉戏,海兽之间布满葡萄的叶子和果实,外区为飞禽葡萄蔓枝果实;另外一种被称为“过梁式海兽葡萄镜”,画面虽被分为内外两区,但是内区的葡萄枝蔓却沿着中间的分割圈伸入外区,外区虽以葡萄蔓枝为主,但是还间以飞禽走兽和迷你蜂蝶之类,有些边缘也有装饰。

海兽葡萄镜因为其精美的纹饰和奢华的铸造工艺,是中国古代铜镜中公认的特色代表,其发展贯穿于整个唐代始末。(《艺术品鉴》 舒曼 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