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峰翠色or雨过天青,青瓷之美,美在哪儿?

  • A+
所属分类:中国瓷器

青瓷,青如玉,明如镜。它冰清玉洁,又楚楚动人,伴随着中华文明静静流淌了几千年,经久不衰。

 

青瓷为何美?宋代青瓷为什么中国瓷器的顶峰?

 

 

今天,我们将瓷器烧成白色是基本功, 可在中国陶瓷的历史中,这是个划时代的贡献。南北朝之前,陶瓷以青为主,原始瓷也叫原始青瓷。

 

历史上,颜色上升为艺术的表现手段是古人在不自觉中完成的。当古人发现瓷器不仅仅是使用的器皿时,艺术的魅力就从中闪现了出来。

 

在自然的混沌中,一缕青翠常使人赏心悦目,这种觉醒就是青瓷艺术的先驱。 

 

所有青瓷的前身都是古人无可奈何之事。釉料的含铁量决定青釉的颜色,呈色条件长时间为工匠琢磨不定,陷于苦恼。在大量的、日复一 日的重复劳作中,机会一次又一次地偶然出现,等待聪明的智者捕捉。 

 

中国古代辛勤的窑工们,就是那不知名的智者。

 

 

我们今天已深知青瓷的魅力,也知长江南、黄河北青瓷的各个名窑。越州窑、龙泉窑、耀州窑,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曾经称雄一方。

 

越州窑在唐代“南青北白”的局面中撑住半壁江山;而宋元龙泉窑以其肥腴、绝艳由中国南部的大山中源源不断地走出;至于耀州窑,夹杂着西北人粗犷的性格,深沉而不事张扬。

 


官窑青瓷葵花式小碗

 

青瓷有何重要?青瓷的重要性在于:她是中国陶瓷发展史的必由之路。

 

她是陶瓷的青春期,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洋溢着来自于内部的诱惑。她使陶瓷充满了表现力,使表现力充满了张力,使张力充满了诱惑力,使诱惑力变成市场的魅力。

 

这个魅力市场在唐至两宋,统领江山。

 

从科学意义上讲,宋代五大 名窑除定窑外,汝、官、哥、钧都属青瓷,只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有那个相传千年的秘色瓷,仅名称就能演绎一部神奇的故事。

 

深沉、优雅、含蓄是青瓷美学的境界。

 

这样高的陶瓷美学境界在今 天看来仍是不可企及的高度。单用一个色彩作为表现手段,青瓷在古往今来的各色瓷器中无疑是魁首。

 

从唐代起,文人骚客极尽能事描绘她, 清人蓝浦在《景德镇陶录》转引《爱日堂抄》云:自古陶重青品晋曰缥瓷,唐曰千峰翠色,柴周曰雨过天青,吴越曰秘色,其后宋器虽具诸色,而汝瓷在宋烧者淡青色,官窑、哥窑以粉青为上,东窑、龙泉其色皆青,至明而秘色始绝。

 

自古陶重青品。青色是生命力的表现,自然属性的生命力,从萌芽到结果都是在青色中完成。

 

古人有意识追求青色恐怕也是基于这一层考虑。

 

▲汝窑天青无纹水仙盆

 

说到瓷器,就有个问题,为什么人会喜欢瓷器呢?

 

瓷器是用泥土捏造好器型后,施矿物在表面,经过高温烧制后,产生光的质感变化,泥土就变成玉的质感了,这是世人崇拜瓷器的原因。

 

宋代青瓷具备宗教性质的审美。简单说,就是更接近哲学上的审美气质。

 

宋代时期重文轻武,文人审美占主流地位,苏轼米芾提倡的文人画也始于此时。“逸”格从北宋起成为文学甚至视觉艺术的最高标准。徽宗的作品中,青瓷最佳。

 

▲宋徽宗 《瑞鹤图》(局部)

 

青,道教有对青色的追求,青辞,又名绿章,是道教献给天庭的奏章,以朱料书写在一种蓝灰色的纸上,雅致之极。

 

宋徽宗信道教,而道教是享乐的背面,道教可能因其美学吸引了徽宗。如此以来,宋代青瓷和后来的青花、粉彩、珐琅彩,斗彩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在审美哲学上差别巨大,其瓷器被称为瓷器艺术的顶峰,也就不足为怪了!

宋汝窑盏托

 

 【小知识】

     龙泉窑。厚重的胎体成为窑工大显身手的场地,粗枝大叶,飞龙在 天,罩上肥厚丰腴的瓷釉,含蓄地表达了文化的意图。

 

   定州窑。白瓷动刀一开始显然是追求金属錾花效果,陶瓷的发展也 得益于金属器的制作,以易碎的陶瓷乔装不易碎的金属器,定州白瓷当 为第一。

 

   耀州窑。耀州地处西北,民风粗犷,所刻瓷器也是刀刀犀利,干净 利索,从不拖泥带水,看过西北人刀削面的操作,才能顿悟。

 

   磁州窑。最为复杂的现象出现于广袤的华北大地,北宋时期的政治 中心区域。今天所能看到的磁州窑系统纷杂的瓷器中,刀笔并重,风骚 各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