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多年的「墨烟张」制墨手艺,快要失传了

  • A+
所属分类:雕刻艺术

“墨烟张”的墨制作精细,色泽乌黑发亮,且磨得越久越香,书写的字久不褪色,成为众多书法家和美术家的至爱。“墨烟张”生产出来的墨还能止血、治皮肤疮毒、腮腺炎。

 

「从墨烟张上空飞过的麻雀都是黑的。」

“墨烟张”是广东兴宁新联村

张姓人家聚集地,

制墨历史已有200多年。

 

然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

整个“墨烟张”完全停产。

孩子们听着成为老人们口中的

“墨烟张”的故事长大,

却再没见过制墨手艺。

 

“墨烟张”制墨手艺人张洪昌

 

想要再现制墨手艺的念头一直萦绕心头。在父辈的支持下,笔者终于找到了如今数不多掌握着完整的制墨技艺的叔公张洪昌。连续3天的诚心拜访后,叔公终于答应重新拾起旧时制墨工具,制作一锅烟墨。

 

“墨烟张”制墨工艺

 

柴火熬胶

张洪昌打开闲置已久的租屋大门,从杂物堆里翻出两个布满灰尘的破蛇皮袋,里面装着上世纪70年代末制墨工厂仅剩的松烟和牛皮。

 

“还是辛苦点翻出以前的大锅大灶来熬,以前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叔公说。牛皮经过两天温火熬制、反复翻搅和加水之后,逐渐熬成类似皮羹的样子,然后趁热滤掉所有无法融化的杂质,一锅柔滑的胶羹就算完工了。

 

趁热捞烟

 

 

捞烟,是制墨过程最为关键的技艺,最后墨条成色好坏全靠捞烟师傅的手艺。烟与胶的混合比例、温度、力度全凭眼观和手感。这是个经验活,也是个体力活。

 

一大锅20千克的稠胶要趁热和进适量的松烟,一把大铲反复翻搅直到成团,再用手在锅里揉搓成两个篮球般大小的墨球。满头银发的叔公做起来已经非常吃力。

 

捶锻

 

在热锅里揉搓而成的大墨球,胶与烟之间还没有达到真正的融合,这时需要在大砧板前抡起20千克重的大铁锤反复捶打墨球上千次,直至其成为一块扎实的墨饼。

 

在这个过程中添加适量的樟脑、冰片和贵重的麝香等香料药材,让墨可长久保存且墨香持久。

 

醒墨

 

为了获得最佳的墨条质量,经过捶打的墨饼要放在簸箕上阴晾一个晚上。

 

炭火烤墨

 

将墨饼置于特制的炭火架上,边烤边捶,直至将墨饼的水分烤干。墨饼也被捶打得越来越油润。

 

分量捶打

用黄泥和成的秤砣是先人们在物资贫乏的时代的智慧。对于称很轻的墨来说,反而更精确。

 

制墨的先人们自创的称墨分量工具将墨饼越分越小,并将其捶打得越来越油润。

 

揉形入模

经过称重分量以后,就可以揉搓成适长的圆柱形,置入墨条模具中,压制成型。土制的制墨凳子,顺手可以完成称量、压模等动作。经过千锤百炼,墨条终于出模了。

 

 

墨条出模后还需要修形,晾晒、描金、上光,松烟香墨才能最终成型。经过半个多月的晾晒和等待,所有定型的墨条都黝黑发亮。

拿给书画界的朋友试磨书写,果然用起来顺滑而有质感。连叔公也忍不住说,这大概是40年来做得最好的松烟墨了。

 

唤醒沉睡的技艺

 

太公张荫焦当年自刻的烟墨宣传印版(左),祖传的制墨模具(右)。

 

兴宁这几年来加强了对传统工艺的传承和保护,加之政府的助力,“墨烟张”已被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因为太过苦累和稀少的市场需求,导致现在无人愿意去接手。

 

张洪昌正在教张清林制墨

 

叔公无奈地说:“我最忧心的是,这门手艺在我这一辈消亡,墨烟张已经名不副实40年了。

手艺需要与时俱进地传承,而不是成为遗产。守艺不易,如今笔者也在这条漫漫长路上前进,更加懂得了祖辈们的辛苦,对这门手艺的守护仍然任重而道远。

《闸口盘车图》五代佚名作品9416X4173像素高清国画
《往左看的持伞妇女》莫奈作品8229X12192像素高清油画
《田园风光》梵高作品9800X7786像素高清油画
《穆瓦松阳光下的雪景》莫奈作品7855X5670像素高清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