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如仙境的茶马古道上千年盐田

  • A+
所属分类:自然景观

伴着奔腾呼啸的澜沧江,

沿着214国道一路向南跋涉在昔日的茶马古道,

来到滇藏交界处的深谷里,

有一座延续了千年制盐技艺的盐田

——芒康盐井

 

这里固守着1 300年的晒盐技艺

采用最原始的风吹日晒方式制盐。

当卤水充满一块块盐田时,

映衬着天际,

仿佛一块块平整清亮的镜面,美丽如画。

 

如画盐田 千年设

 

芒康盐田集中分布在一段

2 000米长的S型峡谷之中。

东岸是上下盐井村,西岸是加达村。

远远望去,陡峭的山崖上,

密密麻麻地竖着上万根木头架子,

支撑无数块紧密相连的方形顶棚,

洋洋洒洒,层层叠叠。

从高处俯瞰,盐田顺着河谷整齐排列,

犹如一面面波光粼粼的镜子。

随着角度的变化,

倒映出蓝天、白云、山峦,

呈现出五彩斑斓的色块。

这里的每块盐田都是由崖壁、木质盐台和支撑木三位一体构成。搭建时先用粗大的原木搭骨架,再在上面横铺一层结实的木板,最后再铺一层细细的沙土。这样卤水向上可以蒸发,向下可以渗透,简单却非常实用。

盐架下面是迷宫般的通道,可供人通过,小道七歪八拐岔路很多,但每一条道都可直上崖顶,不由得感叹先人们的智慧。

 

细看支着盐架的一根根木桩,

老朽得仿佛会顷刻倒塌。

其实,它们长期受到盐卤的浸润,

内部木质非常坚硬且不易生虫腐烂,

可使用百年

 

在木架之间躬身前行,

卤水沿着土层和盐架缝隙渗漏下来,

风干后形成一根根白色的“盐挂”

盐挂的形态好似喀斯特溶洞中的钟乳鹅管,

这种钟乳晶盐质地雪白、杂质少,

是盐井最上好的产品。

 

古老盐艺 千年传

 

强烈的光照在36岁的次仁玉珍的脸上,为她过早地刻上了岁月痕迹,但她的脸上却始终洋溢着质朴、灿烂的笑容。

盐田的制盐方式是从唐朝流传下来的。

与别处不同,这里的制盐工作

一直都是由女人们来完成

 

清晨时分,井里的卤水最为充盈,

晒盐女早早带着简单的干粮赶到盐田,

开始一天的劳作。

晒盐女先把卤水汲上来,注入盐田,

让卤水经过风吹日晒自然浓缩

芒康盐井的手工制盐技艺,

不仅生产工具原始,

天然风干的制作方式也原始,

是全国乃至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晒盐方式。

如此辛苦,一年下来,一户人家大概也只有两三万元的收入。

 

晒盐辛苦,起早贪黑,顶着毒日晾晒。春夏日烈风大,晒盐最多只需一两天就能好,而秋冬则日薄风寒,晒盐则需四五天。唯有7月雨季可以休息。但上涨的江水,也会带来苦难。一般雨季结束后,村里不少人家盐田和储卤水池都会被冲坏,光维修就要花一个月时间。

东岸红盐 西岸白

 

芒康盐田分布在澜沧江东西两岸,

神奇的是东岸是白盐,西岸是红盐

红盐也称桃花盐,白盐也叫雪花盐。

 

两者所用的卤水与晒盐方法都相同,

为何出现两种不同颜色的盐?

这些盐,几近正方,湿漉漉的,很像溪水里的沙砾,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放进嘴里,咸味并不重。

 

其实是因为澜沧江两岸土质的不同——加达村盐田用当地的红粘土垫底,所以晒出的盐为紫红色;而盐井村盐田用白砂土垫底,所以晒出来的盐为白色。红盐在藏区很受欢迎,用它打制出的酥油茶格外红亮,味道也好。

 

茶马古道运盐雕塑。

 

女人在家里晒盐,男人到外面卖盐。在茶马互市的时代,盐井因其传统制盐术和井盐而出名,是藏区有名的富庶之地。从前,卖盐人赶着骡马,去临近的云南德钦、香格里拉,还要远赴西藏昌都和四川巴塘、康定等地。一走几天,十几天,甚至几个月。

 

那时候,盐不是直接销售,而是以物易物,价格随行就市。如今,收盐的就在盐田边上,产了盐直接拉走。如果想要卖得价格高一点,自家男人就开上农用车出去销售。

 

彩虹下的加达村,犹如世外桃源。

 

“只要盐井还在冒出温热苦咸的卤水,

我们就要珍惜这大地的馈赠。”

芒康盐井的人,

把盐看做风和太阳的礼物,

是用泪水和汗水制成,

五味陈杂,却饱含了生命的意义。

愿这延续了千年的劳作方式,

会继续流传下去……

《龙宿郊民图》五代董源作品9051X11422像素高清国画
《泰晤士河》莫奈作品9682X6226像素高清油画
《十六罗汉像半託迦尊者》五代贯休9747X17717像素高清国画
《花园长椅上的卡美伊》莫奈作品5750X4347像素高清油画